燃原

不定期写写东西【趴】感谢喜欢。

是预售链接!!

Summer Bummer:

#本宣#

麻烦kkk

《宝石之国》同人合志一宣

由九位文手与四位画手倾情奉献。

预售链接:戳我

刊本信息:

刊本名称《IMMORTAL》

刊本字数:约八万

刊本页数:约两百页

刊本成员:
主催:长夏
文阵:季子弧,Lilia,慈叶,夏长雪,轩轩,清葉,mino,允瞳,长夏
画阵:鹤守,hounza,重楼,北野
特典&封面画手:鹤守
校对:长悦
guest画手:白枕
代理:鲸鱼组

#在经历了三个月的精心准备后,终于基本上收齐了稿子。合志保留宝石之国原作无性向设定,现代paro。

【合秋】一个没有写完的片段

  就是有那么长的一段时间,久到连输入法都再弹不出那个词,久到她留下的涂鸦都褪尽了颜色,她的画面,她的声音,最终还是在人潮里一点点地被抹了干净。
  林合还记得她有些干燥的发梢,细微弧度的发卷里能闻到清凉的味道,她会给自己涂上豆沙色的口红,维持那副只有在林合面前才会消失掉的温柔形象。
  傅小秋所谓的在读研究生一词,终归是个谎言。
  说实话她还不知道那是什么样子,她知道对方已不在人世,甚至能在新闻的边角里推测出大概的地点来,但那仅就是覆着一层草的小山就是有那么个足够隐蔽的地方,能藏着这样一个活生生的姑娘,让她的死没有任何人察觉。她看不到对方的死亡,这对于一个引路人来说是非常陌生的体验。
  那个时候她正打开了那把橙伞,面对着清晨穿透了湿润空气的一整片温暖的光线,这本该是个极度普通的时刻。而那像是贯彻了心脏的撞击感是那样地鲜明,让林合第一时间甚至是愣在那里许久没有移动。
  她知道的,她知道那意味着她最担心的事情终于是发生了,现实在给予她们数年的风平浪静之后,在这一刻,毫无预兆地结束了这一场游戏。
  傅小秋离世了。

*是置顶
这儿允瞳,虽然说很久没有发过文了不过我真滴还活着(你)
目前文的方向应该是原创以及gl,同人暂时处于枯竭期。更新的话画可能会比文多)
凹凸已退,不会再有任何关于凹凸的更新,很抱歉欠的文坑不会填了,凹凸来的朋友们可以酌情取关了。
目前:宝石之国,碧蓝航线,第五人格,漫威
请可以一起打游戏的小伙伴私信我(什么)

【冬巡组】FLOWER DANCE

*现pa BG 联文
*下一位老师是 @米灯
*绑画老师是 @栀伢梓
(给二位疯狂打call喊加油!)
=============================================

今天是周五。

法斯又一次踩着七点整的报时声冲进大楼,她一边奔跑一边用手拍打自己被风吹得僵硬的脸颊,甚至在按下电梯按键后在原地小步小步地蹦跳,总之就是使出浑身解数来让自己的身体更温暖些。

到了工作的楼层,她捧了一塑料杯热水坐到自己桌前,脱下手套后的手指因杯壁那稍稍的烫而感到舒适,这使她发出一声放松的感叹,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走近的男性。

“又没戴手套吗?”

她吓得一个猛转头辨认来人,差点造成一次足以让二人一同后退皱眉的撞击,是安特库,她想起昨天对方在分开时对她说的话,直视对方的眼睛出声反驳。

“我今天戴了!”她抓起刚才被自己扔在桌角的手套,摊在安特库面前展示,动作和语气都莫名的带了些炫耀的意思,好像是在向安特库表示自己已经长大了一样。

“好。”安特库见状,露出个无奈的表情对她伸手,“那我昨天给你的那双呢?”

“啊……这个……”她这才意识到自己把自己精心挑选的天蓝色纸袋落在了家里,虽说只是还东西顺手加个袋子,但法斯还是十分认真地想要是借此给前辈一个好印象。自己真是太冒失了,她这样想道,用手捶了锤自己那颗不争气的脑袋。“对不起……我明天一定会带来的。”

“也无所谓,要是你愿意的话送给你也没关系。”安特库早已预料到这个粗心的女孩会忘记这回事,他并不觉得意外。真正让他意外的反而是那从心头冒出的,觉得法斯很可爱的想法。“……好好工作吧,今天结束后就可以休息两天了。”

“我会努力的!”法斯对着安特库离开的背影喊道,她并没有察觉到他的异常,认为今天的前辈只是一如既往地例行关心她,也只是一如既往地忙。


下午的工作完成后,法斯坐在座位上好好地伸了个懒腰。今天下午的任务格外的少,只要上去把别人拜托帮忙的会议室打扫干净,她就可以直接下班去享受令人愉快的周末。

于是法斯决定尽快上楼弄完,再慢慢悠悠待到下班时间之后找个有暖气的小店吃饭。她打开闲置会议室的门,开窗通会风后开始清扫地面。

当安特库推开门时,法斯已经收拾完毕,尽管某个墙角还是留着她没顾及到的灰尘,不过她做的不错了,所以不需要像指出错误一样告诉她这一点。他见法斯没有反应,思考着是不是该再敲一次门示意自己的到来。

“啊,安特库前辈。”这次法斯注意到了他,于是回头打个招呼,“前辈怎么上来了?”

“毕竟你是在我这里实习,总还是得多看着你一点。”安特库在门边摸到灯的开关把灯打开,同时关上门让室内维持来时的温度。“你弄完了吗,快要到下班时间了。另外,右边的墙角还有蜘蛛网哦。”

“我现在就弄好!”她走过去才发现自己真的忽略了那个可怜的小墙角,于是立刻拎着扫把将灰和那个早已没了主人的蜘蛛网扫掉。再环视一圈确认自己已经没有遗漏,转身对着安特库比一个“v”。这时她却发现安特库正在望着窗子外边,于是索性循着他一块看过去

正值冬季,天黑的早,城市已逐渐显现出独属于黑夜的繁华斑斓,街道上的信号灯与车灯交织缠绕,汇成一体由城市中心向着边缘蔓延而去。

法斯被夜景折服,安特库却在这时收回目光,问出一个从来没有想过的句子。

“你会跳舞吗?法斯。”

他心下一惊捂住了自己的嘴,但出口的话无法再收回,安特库只能期待法斯没有听到它。

“不会,我这种家伙跟高雅的舞蹈肯定没什么关系啦。前辈为什么要问这个?”不过很遗憾,今天的法斯听到了这句话。

“没什么……你想学一下吗?我可以试着教你。”安特库试图挽救当下的气氛,不过这份努力似乎只是把情况往更加不可控制的方向推去。

“诶?好啊,那就拜托前辈了!”法斯意外地很感兴趣,直接上前站到了安特库面前。

于是他们十指交握,在会议室里跳起非常老套且现在来看也非常糟糕的交谊舞。安特库告诉近在咫尺的女孩什么时候该做些什么,指挥她无所适从的足尖在地板上画出不够圆滑的圈。法斯手忙脚乱到开始左右不分,只知道被安特库带着前前后后地挪动。

“现在我只用左手碰着你,就像这样,然后你从你的右边开始转一个圈回来,试试看。”

法斯紧张地点点头,她是个初学者,姿势出错,就算不敢行动都是正常的,特别是现在,她面前有的只是一位不够称职的老师。但她最不缺少的就是勇气,她触碰安特库的手指,另一只手臂悬在身侧,在暖黄的灯光下稍稍用力做了一个旋转。及踝长裙厚重的布料在她身边绽开,眼睛以及旁边的薄荷绿色如朝阳一般明媚。

对你来说,她真的只是个后辈吗?

安特库看着她,脑内出现一个暂时还无法回答的问题。

他眯着眼睛,牵着法斯完成那个可以说相当完美的旋转。他想起女孩平日的笑,想起她冒冒失失的作风。他终于意识到法斯法菲莱特变成了一粒种子,在他心中那片荒凉的冰原上开出了一朵鲜花。

“前辈,我跳的怎么样?”他们在一套动作结束后停了下来,法斯抬头问他,从头到脚都散发出渴望被表扬的味道。

“作为初次尝试的人来说,你跳的不错。如果愿意认真学的话说不定会有一番成就呢。”安特库回答,尽管他知道刚才的舞蹈一塌糊涂,可能连舞蹈都算不上,但那时的法斯非常美丽,冲着这一点,也许可以算是达成了舞蹈的初衷吧。

“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谢谢前辈教我。不过认真学什么的……还是算了吧。”她明显变得高兴起来,拉好会议室的窗帘尝试着让安特库一块下楼。“一起走吧?”

“好。”安特库关灯出门,跟在女孩后面走进电梯。

大楼内的最后一点灯光消失。





日后他曾对别人描述这个名为法斯法菲莱特的女孩,开头是这样的:

“她或许……还有个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的名字吧。”

“春天。”

tbc.

【安雷】消散

*凹凸大赛末期设定,肯定会被官方打脸的不要太认真x
*除安雷二人外全部死亡,然后这是篇有些乱七八糟的刀(
*ooc有
*为这三个月的颓废道歉x
=========================================
那是雷狮。
安迷修没想到会那么快遇上他,毕竟这凹凸大赛的地域还是大的很的,两个人就算盯着对方找,也未必能在这么点时间里成功逮着对方。
缘分,都是缘分,安迷修叹了口气。如今他的心理与入赛时已经不大相同,这场比赛并不是什么改变命运的平台,而只是许多有能之士为渺茫虚幻的奖励拼个你死我活的角斗场罢了。他已经不抱能赢的希望,或者说,他因为就算赢了也或许更加黑暗的未来而决定舍弃生命。所谓的骑士在这大赛里又有什么用呢。
雷狮正坐在海岸侧的崖边,安静得像是一座沉重古老的墓碑。安迷修站在阴暗的树林里看他,因一丝莫名的慌乱而迟迟没有动作。他看着明亮的月光穿透云层打在雷狮鸦羽般的发上,在他右侧的身体镀上一层银光。
对于安迷修来说,不远处的仇敌好看得不可思议。
【你得去杀掉他。】
他重复在心里说着不能让雷狮活下去,要是他活着离开只会在外头干出更丧心病狂的事,这是他绝对不能容忍的。没错,他必须杀掉雷狮。
安迷修率先冲了出去,双手的剑同时刺向雷狮,雷狮很快反应过来,右手撑地跳到一侧后用锤柄挡住安迷修的剑刃。他用力将锤子往左侧砸向安迷修,同时唤出雷电试图从背后攻击他。安迷修几步闪开砍向雷狮侧腰,仍旧是被雷狮挡住没有成功。
“最终你还是来主动求战了啊——安迷修!”他一锤砸碎安迷修的肩膀,顺势放出电流后踹上对方的小腹。安迷修被迫后退一步,流焱刺穿雷狮来不及回防的左肋。
“我会杀掉你,雷狮。”
他将剑刃插进雷狮的大腿,因为胸口生生吃了一锤的疼痛而又向内刺穿一段距离,用手臂强行卡住雷狮的锤头后让另一柄剑砍进他的腹腔。雷狮啐出一口血染红安迷修的衬衫,维持着这个姿势推着安迷修接近悬崖,然后得愿看到安迷修放手收回两柄剑,两人再次拉开一段距离。
这时雷狮跑上前,挥锤砸向他已经受伤的肩部,安迷修举剑抵挡,雷狮却忽然让手里的巨锤消失,左脚偏侧摩擦地面使自己减速后附身用手肘撞上安迷修,拽住他的领带并用另一只手扣着他的脖颈,在安迷修的愕然中带着他一块掉下海崖。
他们在一阵足以割破皮肤的寒风中急速下坠,落入那片深邃未知的海洋里。
黑暗。
安迷修的眼前只是一片无边无际的黑色,唯有从雷狮皮肤处传来的少许柔软能让他找到些还活着的实感。温暖的水流一拥而上,母亲般接纳这那这两个外来者,环着他们向深处前进,去触碰蓝色之下彼岸的血红业火。安迷修意识到了什么而想要挣脱雷狮上浮,但雷狮只是凑到他耳边,用力抱住不共戴天的敌方,闭着眼睛呢喃着用那在水中散成一片气泡的气音说服对方放弃。
“你还记得他们是怎么死的吗,这场比赛——”
“你不会以为你能活着出去吧,安迷修。”
“从那个时候我就知道了,这里本身,就是片有来无回的,浑浊的海啊,谁知道淤泥里有多少具尸骨呢。”
他在海水里放肆地笑,咽下咸苦液体的同时将自己的生命慢慢吐出去,他的眼前闪过许多不同色彩的纷杂奇异的画面,里头有他渴望遗忘的家乡,有玻璃外的星海,有已经相继死亡许久的人们的笑脸,有卡米尔对他说着要尽全力逃出这个比赛的坚定目光,最后,是这个人森林般的绿眼睛。
一小股氧顺着嘴唇流进身体里,安迷修扣住他的手掌,衬衫在稀薄的月光中透出一片即将扬翅而去的光。
他想带他浮上水面迎接光芒,而他想把他拖入深渊接受死亡。然而在这么长一段时间的争斗中,他们仍是游离在浑浊的中间地带,相互缠绕一般把对方锁在原地,污染对方相较来说绝对的的“正义”或是“邪恶”。
安迷修早已不是一个纯粹的骑士,而雷狮也早已不是一个纯粹的海盗。
结局是什么已经无所谓了。
他们坠下去,直到身体内外都被海水灌了个透彻,才再次吐出体内残存的气体。安迷修看着雷狮眼里艳丽的紫色,看着自己碎成的绿色光点和雷狮碎成的紫色光点混在一起缓慢上升,伴随着参赛者的死亡,比赛的终结,世界旋转变换为耀眼到令人几欲落泪的彩色,在虚无的白色背景中糅杂成他人的未来。
由始至终,他们都十分坦然地拥吻在一起,伴着曾奋力挣扎过的战场,伴着那些鲜明的感情和对对方跳动地格外剧烈的心脏,以及弃置不顾的人生。
与在那一瞬间获得的自由一同消失殆尽。

【安艾】熔池

*ooc有
*末世设定
*流血断肢表现有
*是这位   @帕伽索斯  的点文(灵感问题就先写了这篇x)
*对开头空格的排版失去希望x
=================================
这个地方,因某次时间地点均不明的所谓事故自地下燃起火焰,烧尽树木植物和平日熙攘的街道,剩了大滩大滩粘稠的黑色,在地面发出带着焦糊气味或许还有毒的气体。

艾比拖着昏昏欲睡的埃米走在这样的柏油路上,她小声骂咧的同时拍着弟弟的脸颊,抓着手里的水果刀踉踉跄跄地向前。

“热死了……我们找个地方坐会吧……”
“……随你吧……”

艾比得到弟弟的回应变得精神些许,挣扎着挪到房屋中靠在支撑柱上休息。她用牙齿摩擦干燥的舌苔,在炎热中尽力呼吸。

“……别偷懒啊,你姐我可没法扛着你赶路。”

她知道埃米已经撑不了多久了,但还是抱着那么一点点希望故意开着玩笑。她们已经三天没有吃过东西了,仅剩的水也在昨夜喝完,现在全是靠着身体里剩的那点能量行动。

“你还醒着吧,埃米?”

“你还醒着吧……”

她伸手去探弟弟的鼻息,感受到轻微但仍存在的气流后舒了口气放松下来。她想睡一会,她身上每一块地方都累得发软,脑子昏昏沉沉带着胀痛和疲惫催促着她去休息。

她顺着那份放纵的愿望闭上了眼睛,嗅着稀薄的氧逐渐松开了那把水果刀。

“小姐,你没事吧。”

耳边忽然响起一个男性的声音,声音的主人有一对绿色的眸子,在被红光笼罩的世界中显得格外明亮。

“你看我像是没事的样子吗……不管你是谁,你想干什么。”她晃晃头让自己清醒一些,重新抓稳那把刀稍稍移动藏在角落。

“没什么,只是好不容易看到了幸存者便过来看看,你们……需要帮助吧。”青年从背上黄蓝两色的背包中翻出一瓶水递给她,“请不要害怕,我不会对你们做什么的。”

艾比可以说只看到了那瓶剩的不多而且还不新鲜的矿泉水,她几乎是抢过了它往自己嘴里灌几口,然后把其余的液体递到埃米嘴边倒进去。

“我们什么都没有了,不用考虑什么共享资源。”她后移一小段距离正视那个青年,红色的眼睛戒备地看着对方。

“我只是想要帮助你们而已。”青年回给她一个笑,“我叫安迷修,是所谓的——'最后的骑士'。”他抖了抖衬衫上的灰尘挨着艾比坐下,“帮助弱者,特别是像你这样的小姐,是我应尽的职责。”

“……老好人吗,怎么可能。”艾比皱了皱眉,“我才不会相信你。”

“这位小姐也知道你们已经没有资源了,况且似乎还有一个奄奄一息的同伴。在这种情况下接受我还是不接受我,想必小姐自己也能判断出来该怎么选择吧。”自称安迷修的青年这样回答,“而且……我的确是想要帮助你们。”

数十秒的沉默中他依旧接受着艾比不太友善的眼神洗礼,看着少女没有让步的迹象只好起身。

“那我就先——”“我叫艾比。”

同时的开口使得他们同时停了下来,艾比顿了顿选择继续说下去,“这是我的弟弟埃米,谢谢你的水。”

“我明白了,那么——艾比小姐,不必道谢,这是我应该做的事情。”

至此她多了一个温柔得不正常的男性同伴,他给她们食物,水和珍贵的药品,背着虚弱的埃米走在前头开路,帮受伤的她包扎,帮她抵挡碎石。

她被安迷修带离那种高度紧张的状态,不再时刻焦虑着死亡一类的事,这才开始还原自己本身乐天的性格,完全看不出是在这样的恶劣状况下,肆无忌惮地叫着安迷修恶心帅。

起码还有个帅嘛,安迷修是这样回复的。

相处越久她越能感受到安迷修那种像是从古老历史里带过来的骑士精神,他为此固执到不可思议的地步,成为一个本不该存在的人突兀地出现在这进入末日的世界里。

安迷修太过于无私善良了。

艾比在一个火焰没那么旺盛的夜晚意识到这点东西,她讶异于自己对安迷修的依赖,发现自己失去了当初逃亡时的忍耐力和体力,在整个团队中只能取到可有可无的活跃气氛的作用。

她还是陷入自己身体素质降低和得到那种关心的矛盾之中,纵使是不愿意变弱,她仍是渴望安迷修对她们那种没有来由的好。

她害怕失去安迷修,非常害怕。

“艾比小姐在想些什么?”

“……没什么……赶快睡吧。”她背过身去。

艾比的梦并不安稳,就算是那由着身体休息的珍贵时间,她依旧无法摆脱那种煎熬,无法控制地陷入恐慌之中。她说着对世界失去了希望,她说着不愿再如此疲惫地逃亡,但她却仍然出于本心的想要活下去。而她醒了,毫无征兆地从睡眠中拖出,身体快速地恢复了清醒状态等待她的调动。

直至被安迷修拉着跑起来艾比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这片区域开始崩毁,地面裂开缝隙渗出岩浆,他们的体温升高身体脱水,双腿失去再次迈动的力气却还踉踉跄跄地坚持着跑动。

她的视野变成一片火红,混着热气和沙尘冲进她的眼,她大口吸进浑浊的空气,抹去被刺激而出的泪水逃命。

安迷修忽然将她甩开,自己被坠落的石块钢筋砸中。

“安迷修——!”

那件不甚洁净但还算捋的平整的衬衫与身体一并撕裂,覆盖相连的肌肉皮肤与所覆上的骨骼同时断开,肌体周围摊开一片刺目艳丽的红色。他低喊出声,手指微微颤抖着触碰那个断口。

布料的粗糙,肌肉的柔软,血液的温热,骨骼和水泥的坚硬全部呈现在指尖,身体的疼痛促使他无法控制地抽搐。那段已不再属于他的左手指曾伸直绷紧,如今已经无力地松开并变得僵硬。

“不就是失去一条手臂吗,没关系的……”安迷修将那条断臂从那儿拖拽出来,成功后在艾比的帮助下包扎。他放下长剑拍了拍艾比的肩,“我依旧可以行动并保护艾比小姐,不必担心。”

他的笑容仍是那副游刃有余,似乎依旧可以轻松活下去也足以自信地保护他人。他只会忍受疼痛继续去尽其所能地付出。

【安迷修太过于无私善良了】

现今他们只再一次开始行走,为了某个已死路人口中的“逃生出口”向着更为炎热的南边前进。艾比背着弟弟跟在安迷修身后,她踢着路上滚烫的石子,鞋底摩擦着砂砾攀上小丘,他们失去了路标,随着天空上突兀的那一抹紫色走进无人村落的深处。

修整的空当她找了块木板挖土,在安迷修疑惑的目光里为埃米起墓。喜怒形于色的少女如今哼着小调行动,不如往日应有的悲伤,搬起在某个时候死去的埃米,她将那被环境烘得异常温暖的僵直尸体置入,在木板上刻出歪歪扭扭的文字,而后把埃米这除二人记忆外唯一剩余的【名字】固定在那里。

她默念了两声抱歉,为自己的亲弟弟咏唱家乡的墓葬曲。她因为无法履行诺言而感到遗憾,学着记忆中慈祥的长辈吻上埃米的额头。

“走吧。”

艾比率先行动起来,义无反顾似乎也相当轻松地走在未知的道路上。安迷修眼中的她已经与周边环境融为一体,只剩下那对有着糖果般红色的眼睛还算突出。

“到了,艾比小姐。”他仔细地看了看那个像是关口的地方,顺便敲了敲墙上写着“save”的铁牌,“我相信那位说的就是这里。”

等到身着防护服的男性从建筑内走出,安迷修迈了一步,手掌按上少女的脊背推了她一把。

“那么再见,请小姐一定要保护好自己。”他微笑着道别,毕竟他不打算就这样离开。

“我知道了……我还能再见到你吗?”

“会的,我认为我们会再见面的。无论怎么说,我们已经是一同经历过死亡的旅伴了,由此我相信我们之间的关联不会止步于此。”

“那,既然我们已经是旅伴了,你也不必再对我用敬称了吧?安迷修?”

安迷修为艾比的请求稍稍有些发愁,他从不曾以名字直接称呼不甚熟悉的女性,更别说自己的保护对象。而少女仰视着他,话里指不定还带有些期待的意思。

“好吧。艾比……?”

这句话再次引出一阵沉寂,艾比像是愣在了原地,数秒后回过神来时甚至笑出了声。

“谢谢,安迷修。”她安静下来。

“能保护好艾比你是我的荣幸,不需对我道谢。”安迷修答道,他开始思索该怎样打破这种有些悲伤的氛围,最终仍没有开口。

“好啦,恶心帅。”艾比揉揉眼睛,“再见。”

“再见。”

她目送着安迷修转身远去,下定决心跟着救护员进入建筑物。不久的将来她得到救助,搭上被命名为诺亚方舟的“船”回到安全的人类生存区。

有人对她进行资料登记,在一个儿童图书角像汇报会一样让一整批人回答问题。

“救我回来的人叫安迷修。”
“他是个很不会说话很中二的人,自称最后的骑士,在哄女孩子开心的时候会很容易把气氛搞僵。”
“同时他太过于无私善良了。真的可以说是圣母。”说到这里,艾比眼中闪过一丝嘲笑。

“不过……我非常喜欢他。”她看向手中抓着本子的记录者,认真坚定地陈述着

“非常非常喜欢。”

【全员向/安雷】凹凸世界员工竟客串隔壁剧组,带你走进凹凸!(七)

*安雷,其余cp不定
*论坛体带正文
*此章完结,前文请戳主页
*终于成功填完一个坑啦!可以开始写点文啦!(我去睡觉……)
=====================================
481L
请问楼主现在作何感想。
482L 甜点吹
大哥。
483L 星辰与海
可以关匿名了。
公然扒真人胆子也是挺大的啊,你们几个
484L 星星——
我才没有呢,我只是路过的点进来看看而已。
485L 楼主
凯莉小姐姐你不是说要借我胆子的嘛……

486L 甜点吹
出于这件事关于大哥大哥就应该知情的想法告知了,似乎让大哥不快了很是抱歉。
487L 星辰与海
没事,你没做错。
488L 楼主
你你你多说几句话吧我好慌hhhhhhh……
489L 甜柠檬
默哀一秒
490L 星辰与海
没事啊,来接着扒啊,让我看看你们脑子里到底存了多少东西

491L 楼主
我怂。我去写惩罚。
492L 星星——
楼主记得要求是给每个人看啊,别忘了雷狮。
493L 甜柠檬
传电子版就不用担心被撕了(不)
494L 星辰与海
你们两个是想干什么……别给我看,另外你们的账我也会算的【微笑】
495L 掉叶子的季节x
诶我不就上个厕所,这是本人发现了啊。

496L 星辰与海
秋学姐这样扒同校后辈的料真的好么。
497L 掉叶子的季节x
大家都熟,我也只是分享一下那段美好青涩的校园时光。
498L
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jpg
499L
本人emmmmm重点好像有些不对?
500L 星辰与海
有什么不对吗,你们认为的重点是什么。

501L 楼主
呃比如……关于那段料的事……
502L
还有一些耐人寻味的问题x
503L 星辰与海
事情是真的,但我并不是很想被扒。
504L
所以安迷修小哥说的那句话也是真的咯?
505L 星辰与海
真的,又如何。

506L 楼主
这个语气让我根本问不下去。
507L 星星——
去写你的文!这里有我!
508L 星辰与海
哦哟。
你们两个其实挺能啊,促成了某对真人cp的r18同人文出现,似乎还很开心的样子
509L 甜柠檬
我没参与,我真的是围观群众啊
510L 星辰与海
我看见你跟凯莉私底下交流号数了,用的qq以为周围的人就不知道?

511L 甜柠檬
哦,抱歉但我的确很开心。
512L 星辰与海
我一爆身份就冷贴了吗……其实我并不是很生气,不过你们
为什么吃安雷而不是吃雷安
513L 楼主
因为你欠。
514L 甜柠檬
因为你欠。
515L 星星——
因为你欠。

516L 星辰与海
……过于草率了吧
517L 掉叶子的季节x
一不小心被带跑了,如果安迷修的话是真的的话……他那天晚上干什么了吗。
518L
一语点醒梦中人
519L
我也很好奇这个问题……!实锤与否的决定关键!
520L 星辰与海
……无所谓了我就说了。
我跟安迷修那天晚上的确就是你们理解的那样,第二天上午都没课就在宿舍歇了一上午缓神。真的伤身。
现在是伴侣关系吧,用那辩论赛上的辩词来说就是相爱相守外带违背生理规律。

521L
哇……祝九九!
522L 楼主
祝幸福哦哦哦哦哦哦!
523L 星星——
没想到是真实锤啊,磕糖祝九九(?)
524L 甜点吹
……跟一个99
525L 拒绝拖把
这我都不知道啊,那祝九九。

526L 星辰与海
好了实锤了就翻篇吧,这是个全员娱乐贴啊。
527L 楼主
好的那最后一个问题,请问攻受是?
528L 星辰与海
……安雷。写你的惩罚去吧不送。
529L 楼主
感谢回答!感觉人生又有了希望!
530L 星星——
既然楼主跑了我就来在扒点东西,比如现在的聚会现场——

531L
请!刚才一直没说话现在重新冒个泡!
532L 星辰与海
现场也没什么好扒的啊。不过就是帕洛斯灌佩利酒开始真.遛狗,嘉德罗斯和格瑞和金和紫堂幻沉迷猜大小贴纸条,银爵和小黑洞跳椅子决定电箱控制权而已。
533L
这原来叫没什么好扒的?
534L 甜柠檬
思路不一样是这样的习惯就好,另外你们都忘了卡米尔的蛋糕吗,不要猛吃水果了好不好很贵的
535L 楼主
hhhhhh安莉洁你一副被园长盗了号的样子

536L 甜点吹
做水果冰品的安莉洁肯定知道水果的价格啊。
537L 星星——
不吃水果就把蛋糕端上来呗——老放着我也闲就只能吃水果啦。
538L 甜点吹
还不到时候,请不要着急。
539L 星辰与海
哦,我好像知道这蛋糕拿来干嘛了。
540L 甜柠檬
emmmmmmmm快去准备好先

“……是是是我给你们敲实锤!有什么不敢承认的!”雷狮一把捞过喝果汁的安迷修上去就亲了一口,“我们就是在谈恋爱。”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厉害厉害!”凯莉一边鼓掌一边笑着打趣安迷修,“传说中相爱相守还违背生理规律的真人cp安雷——”
“雷狮你干嘛啊……突然宣布了吗?”安迷修可以说有些为难地看了雷狮一眼,还是叹了口气回复:“我们的确是伴侣的关系,瞒了大家那么久真是抱歉。”
“不用担心这个,我们都不介意的……”

另一边嘉瑞金幻四人依旧在晃着骰盅猜大小,不知道为什么金的脸上已经贴满了纸条,还在相应的位置用橙黄的荧光笔涂了眼睛嘴巴。
“……格瑞你都不会错的吗?运气也太好了点吧。”嘉德罗斯把骰盅往桌上一磕,“三二一一起。”
嘉瑞:“小。”
幻:“大。”
然后三个骰子是213,紫堂幻再次猜错。
“我不想玩了……我脸上的纸条就差贴嘴里去了……”
“就算是渣渣也别那么扫兴,接着来。”
紫堂幻:我真的没有那个人品但是还是要被威胁着玩好气哦。

帕洛斯用各种办法给了佩利几杯不明液体强行把他灌醉,确认其晕晕乎乎不识反抗之后给套上了一个项圈,然后跟雷德祖玛卡米尔呆毛姐弟一起强行逗狗。这边似乎格外好玩,连卡米尔都会在围巾下头忍不住笑起来发出几句零散明显的笑声。

秋又去卫生间打了次电话催促丹尼尔赶快回到餐厅,她听到的消息是员工感谢会,由此说来园长一直不在似乎不大和情理。丹尼尔的语气让她有些着急,提高音调告诫一句之后挂掉走出去。
灯没有亮,她站在卫生间门口不知所措,面对着眼前的黑暗和寂静有些发懵。“发生什么了?”她对着餐厅问道,正准备打开手机辅助灯的时候耳边却传来声响,彩色的玻璃纸条随着砰的一声落满她全身。
“秋姐,生日快乐——!”
作为副园长,秋的工作不是管理园内事宜,而是为完善设施和游乐园整体修正而四处奔波。她很少回来,不过这次倒是凑上一个好时机。
她已经忘记自己的生日了,毕竟已踏入社会独立多年,生日聚会这种不必要的东西再没举行过,提起这两个字也只剩下一个模棱两可的日期和模糊的幼时粉红房间的画面。
“谢谢你们!”她不禁扬起嘴角笑起来,孩子一样拍着手掌唱生日歌,许愿然后吹熄蜡烛。
她看清每一位员工的表情,她与这游乐园的重要组成部分拥抱,最终甚至在人群中抹起眼泪来。
“去拿东西拿了一会,抱歉久等了。”丹尼尔对她道个歉,然后举起手机招呼其他人一块合影。
“这里是凹凸世界,欢迎各位来玩!”

541L 楼主
凹凸世界的官方小剧场已经制作完毕咯!请各位等待今晚的上线,所以这里就封贴了,感谢阅读!
542L 星星——
欢迎来凹凸里找你凯莉大佬玩鬼屋
543L 甜柠檬
欢迎买冰
544L 星辰与海
欢迎来坐海盗船或者打地鼠,选旋转木马歌单也可以
545L 掉叶子的季节x
感谢各位游客的支持,那么我们凹凸见!

===========此贴已封===========

END.

【全员向/安雷】凹凸世界员工竟客串隔壁剧组,带你走进凹凸!(六)

*安雷,其余cp不定
*论坛体带正文,这章的安雷戏份偏多
*前文请戳主页,估计快完结了
=====================================
“哪两个?”
“我是十号。”安迷修不幸中招。
“我十二。”雷狮一脸阴沉。
安莉洁:“请开始惩罚吧——失去运气的雷狮先生。”

于是雷狮一扬裙摆凑近了比他还矮的安迷修一膝盖顶上他的裆,“我喜欢你请跟我谈恋爱吧。”
安迷修一时傻在原地不知道是疼的还是吓的,“我明白了,这位……先生。”
于是雷狮坐了回去。
安迷修:我tm要死了。

430L 楼主
我回来了!国王游戏挺好玩的!
431L 星星——
不要忘记你的惩罚啊楼主。
432L 甜柠檬
雷狮和安迷修的r18,你加油。
433L 甜点吹
凯莉肯定看到号数了。
434L 星星——
是的~
435L 楼主
第一次被要求写同人文还是车诶我好激动哦⊙∀⊙!

436L
楼主估计是慌到傻了吧
437L
给楼主几个梗,例如道ju触shou捆bang——
438L
楼上很懂的样子
439L 甜点吹
想起来点什么,所以去说了。
440L 楼主
我需要遁逃!凯佬救命啊!

441L 星星——
去吧,胆子借给你。
442L 甜柠檬
秋姐回来了你们别聊啦。
443L 掉叶子的季节x
别啊接着聊,挺有意思的。
444L
楼上不会是——
445L
见证楼主死于非命的时刻?

446L 楼主
良心呢,另外秋姐好!
447L 掉叶子的季节x
偶然翻到这个帖子,不用担心我的事情,我说过聚会现场随便想干嘛干嘛
448L 楼主
秋姐真是个好人呜哇哇——
449L
讲实话,写真人cp车这个惩罚真的是很厉害。
450L 掉叶子的季节x
你们玩的真大。
其实安雷这两个人吧——emmmm我觉得可以实锤。

451L 甜柠檬

452L 楼主
什么!有实锤!
453L 掉叶子的季节x
不得不说,以前大学的时候他们在那一届算是相当出名了,靠一场辩论赛,辩题是同性恋是否错误。
454L
woc这么敏感的辩题。
455L 掉叶子的季节x
安迷修正方雷狮反方,其实这个问题过于敏感了,就算说是不代表个人立场也还是emmm

456L 掉叶子的季节x
安迷修我一开始以为是性格的问题,嘛……就是根本不树敌,所以卡在正方的位置特别尴尬,然后整场都没怎么说话。
雷狮就是一种:性向自由,反正也不是病也不犯法,没人能干涉我到底喜欢谁喜欢什么性别的人
457L
发言好生霸气。
458L 掉叶子的季节x
安迷修沉默得相当反常,点到他他才站起来回一段:“认为同性恋错误的主要原因或许是以往观念和长久传统习惯的积累,男女相爱结合对于大部分的社会成员来说算是常识吧。同时其之间的嗯……某种行为也算是违背了生理规律。”
然后雷狮:“没人说相爱相守就一定会有那种行为吧,安迷修辩手思想是不是有些偏差。”
安迷修:“……这场辩论赛的前提有说过站队不代表个人立场,我尊重所有人的意见,在这里只是说出认为同性恋错误的有可能的原因,请这位不要上升到人身攻击。”
459L 掉叶子的季节x
然后雷狮:“攻击对方辩手的心理也是辩论方式的一种,所以现在我可以说,对方辩手现在是违着本心在坚持这个立场,没错吧。”
觉得雷狮这话出去安迷修可以说是相当难堪。
460L
难堪,逼着承认个人立场了可以说。

461L
感觉……做的有点过火。
462L 掉叶子的季节x
安迷修撑着桌子站在那不出声,其实他应该是有些生气了。
雷狮:“请对方辩手不要拖时间。”
安迷修:“……好吧,我承认个人认为同性恋并没有错。”
当时脸黑的啊。
463L
逼着对方承认一个跟大部分社会成员反向的立场还要打自己站队的脸我的妈……
464L
要是我emmm指不定会生气。
465L 掉叶子的季节
然后雷狮就坐下喝水,安迷修也坐下了,接着来了一句惊世骇俗的话。
“晚上我就让你体会一下什么叫违背生理规律。”
当时我就:?????

467L
是我思想有问题还是他的确讲的就是emmmm
468L
违背生理规律,哪种同性恋行为违背生理规律的。
469L
想要爆一句粗来表达心中的感情
470L 楼主
……不知道说什么好。

471L 掉叶子的季节x
学弟都这么emm开放的我也没办法。
他当时可能只是喃喃自语那种音量,然而没注意结果被麦接收到,就emm
472L 星星——
可以说很厉害了。
473L 甜点吹
开屏。
474L 拒绝拖把
原来还有这样的往事吗,我说他们私底下怎么gay里gay气。
475L 甜点吹
开始后悔叫大哥过来了。

476L 楼主
????不是吧真说了?我是不是要赶紧去删帖
477L 星星——
等我两秒我存一下。
478L 甜柠檬
我在450L就限制进入了,别慌
479L 楼主
哦哦哦哦哦哦感谢管理员安莉洁!
480L
可惜了,我在450L之前就进来了。

TBC.

【全员向/安雷】凹凸世界员工竟客串隔壁剧组,带你走进凹凸!(五)

*cp为安雷,其余未定
*论坛体带正文
*感觉写的越来越无聊了……很抱歉……
*前文请戳主页
====================================
341L
聚会的话建议找些桌游来玩哦比如真心话大冒险什么的——
342L
可以搞很多大事是真的hhhhhh
343L 楼主
我现在内心有些忐忑,毕竟一会就要直面被我扒的大佬们了,还是一群。
344L
心疼楼主hhh但是请继续扒吧,聚会是个好东西。
345L 甜柠檬
盯——
346L
楼上小姐姐盯啥呢23333
347L 甜柠檬
没什么,我听说楼主是有吃真人配对的
348L
哦?
349L 楼主
有是有啦,不过毕竟各人就在身边也只敢在心里偷偷萌。
350L 甜柠檬
哦——有啥作品奉献吗
351L 楼主
没有,开扒贴我就已经耗尽了所有的勇气,其实要不是这些东西下个星期就会放我也不敢扒。
352L 甜柠檬
所以说监控室员工就是可以抓住一手猛料啊。所以我们来讨论真人cp吧。
353L 楼主
什么?不我不敢。
354L 甜柠檬
你要这样我就去告诉雷狮你在扒他日常。
355L 楼主
拒绝,卡米尔和帕洛斯我觉得已经说过了。
356L 甜柠檬
诶不要那么悲观嘛
357L 甜点吹
感谢提醒,我现在就去跟大哥说一句
358L 楼主
卡米尔别!聚会完再说好不好!
359L
完全插不进这段对话呢。
360L 楼主
感觉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要死。
361L 星星——
来吧,我借你一个胆聊真人cp
362L 甜柠檬
欢迎。
363L 楼主
为什么你们忽然都发现了这个帖子??我只是想打发时间而已,还是个安分守己的好员工。
364L 星星——
不信,不过我们进入正题吧,来聊聊真人cp。
365L 楼主
然后拉本人来看吗我拒绝!
366L 星星——
嘴真严啊
367L
楼上是哪位……?
368L 星星——
你可爱的凯莉小姐。
369L
为什么感受到了一股大佬之气
370L 星星——
这就很对嘛。
371L 楼主
经过我的深思熟虑
372L 楼主
来聊真人cp吧。
373L 甜柠檬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374L 拒绝拖把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375L 星星——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376L 楼主
我吃安雷,就这样。
377L
意外地很简洁。
378L
为啥吃安雷啊
379L 楼主
因为好吃啊,雷狮太欠了
380L 甜柠檬
你是已经自暴自弃了吗……雷狮看到说不定你日后生活就没那么好过了……
381L 楼主
我吃了凯莉的胆感觉十分良好。
382L 星星——
那是借你的,完事记得还我。
383L 楼主
单凭他们这个冤家设定我就觉得他们这对很好吃了——
384L
吃瓜看戏
385L 甜柠檬
他们就,互怼,互怼,互怼。
雷狮搞事安迷修纠正(?)安迷修撩妹雷狮坏事(?)
386L 星星——
其实他们私底下会一块出现——具体不明~
387L 甜柠檬
这种事卡米尔应该会比较清楚,但是我觉得他并不会回答。
388L 甜点吹
看情况吧,说不定会答呢。
389L 楼主
emmmmmmm卡米尔你
390L 拒绝拖把
喂快七点了你们还在这聊?
391L 楼主
我已经在路上了——到门口啦。
392L
走路看手机不好诶
393L 楼主
管他那么多。另外餐厅里根本就没几个人。
394L 甜点吹
嗯。
395L 甜柠檬
well,我在卫生间。
396L 星星——
你们都很听园长的话嘛,我还在鬼屋。
397L 楼主
没钱经不起扣工资——好了我先不聊了去躺一会吹吹空调。
398L 甜柠檬
那我也先撤了。
……
405L 楼主
吃饱了!
406L
哦哦欢迎回来!
407L 楼主
有人跟我说好像还有人没提,帕洛斯吧是宠物馆那边管爬行生物的,他日常逗的佩利是管犬类的——
408L 星星——
我在你对面感觉你喝果汁喝高了。
409L 甜柠檬
喝的是假果汁吧。
410L 楼主
嗝儿。我们现在说点

“喂那边那个员工……小监,别玩手机啦!”
“诶……哦……”被称作小监的扒贴楼主有些尴尬地放下手机 ,“知道了,要干什么吗。”
“来玩游戏吧,反正丹园长也让我们自己玩啦。”凯莉从自己的腰包里掏出几张卡牌,“国王游戏。”
“好啊。”帕洛斯挪到圆桌前,“我参加,我相信佩利也会参加的。”
“我也参加。”嘉德罗斯跟着过去顺便把格瑞也拉上了。于是金看一眼格瑞把紫堂幻一块弄了过去。
结果就是在场全员参加,凯莉投以一个满意的微笑。
“那么第一个国王是谁?”
“啊,是我。”安莉洁举起手中的国王牌说道,“那么惩罚是……请六号给卡米尔买两个月甜点。”
“六号是我。”格瑞亮出自己的牌,“我记住了。”
“嗯……虽然感觉有些奇怪但是谢谢了?”卡米尔起身将众人的牌集回手中再重新发放。
“我是国王,请……五号写一篇二号和八号的同人文,要求r18。然后给在场所有人检查。”凯莉站起来伸个懒腰然后下了这样的命令。
于是我们的楼主和安迷修和雷狮分别扔出了这三张牌。
“我……我尽力……”
“写吧,但是不要让我见到它。”雷狮扫他一眼施加心理压力。
“雷狮你别这样,玩游戏要愿赌服输。”安迷修扯扯雷狮头巾。“继续吧。”
“那么这一轮,七号把八号横抱起来转三圈。”好不容易拿到一次国王牌的楼主一边死死磕着从未涉及过的r18真人cp文,一边借着偶然看到的号数大概大概的下了命令。
嘉德罗斯亮牌起身,帕洛斯亮出佩利的牌踹他一脚让他起身。
“邪教出现了,国王很是厉害啊。”凯莉晃晃腿表示吃糖围观。
一米六几无视了凯莉的调侃站到了一米九几前,“快点执行。”
一米九几一脸懵逼地在卡米尔的提醒下蹲下把一米六几抱起来,颠了两下。“诶!看不出来还挺重的啊!”
众人:是很重,下一秒可能就会有更重的东西打到你头上。
嘉德罗斯:“闭嘴渣渣,赶快转。”
【佩利式三圈.gif】
“来来来再来一轮,一号给九号去女装店选一套裙子然后九号穿到游戏结束!”
“啧。”雷狮把九号牌往桌上一扔,“一号是哪个。”
“我!”金拿出一号牌,“选一套裙子吗,交给我吧!”
“现在就去啊我们等你回来!”
“好的——!”
十五分钟后他们再次推开了餐馆的门。金:“好啦!另外裙子我掏钱买下来了,要求报销!”
雷狮:“品味真是不敢恭维。”他扯扯那条裙子坐下。
那是条黑色的裙子,长度勉勉强强到雷狮的膝盖,灯笼袖露肩,带着白色的花边和蕾丝做装饰,后背还有个倒三角形的开口。
他很是别扭地把裙子垫在大腿下面,适应了一会宣告失败,索性下手撕出一条开叉翘起二郎腿,“接着玩,看我干什么。”
“好啊。”帕洛斯把自己盖在桌上的国王牌翻过来,“十二号,向十号以男性对女性的视角告白。”

TBC.